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界资讯
业界资讯

北京顺义千人会议酒店会议场地如何“嘻哈”

中国有嘻哈》“尿检事件”始末:当“真人秀商业”遇上“rapper精神”

  “这是爱奇艺联合朝阳群众的一次钓鱼行动吗?还引来警察尿检了?”

  被《中国有嘻哈》邀请的rapper选手群起而攻之的晚上,节目制作人、爱奇艺副总裁陈伟明明和老板龚宇在一起,却总是常常头也不抬的用微信处理公事。

  龚宇不解,陈伟却不丧气:“我在痛并快乐着。这些事很头大、很痛苦,但有那么多人关注你,那么多人在挺你,在黑你,还是蛮嗨的一件事。”

  陈伟

  5月2日,刚开完发布会的《中国有嘻哈》正顶着中国首档hip-hop音乐选秀节目、2亿人民币投入规模、吴亦凡/张震岳/潘玮柏制作人阵容等bling bling的标签,等待爆发。

  吴亦凡

  然而,这边海选刚开始第一天,还没等来参与节目的rapper精彩的互怼表演,rapper们就集体在网上“怼”节目组。

  看看几条爆料吧:几百名选手没有上台表演就被导演组淘汰,有些人在晋级后却又被刷掉,因为歌词英文太多实力强劲的rapper被淘汰,节目组未兑付诺言为选手报销路费,喊麦选手晋级引发众怒……

  在娱乐资本论的后续采访中,确实也发现有些rapper的心态颇有意思,有些抱怨的是没有见到偶像吴亦凡,有些是觉得盒饭太差,那个报警则纯属被淘汰的选手的不满之举……

  《中国有嘻哈》制片人陈伟告诉小娱,“爱奇艺砸这么多钱,并不是做地下圈他们认可的嘻哈比赛,做rapper口技比赛,本质还是一个把它推向大众的音乐选秀。”

  确实,不少音乐人告诉小娱,这个核心矛盾,颇像当年选秀节目刚刚火起来的时候,他们内心的纠结:“我们这帮人,心目中都把自己当艺术家看,你用商业的、选秀的手段去糟蹋一个艺术家,他的尊严何在?”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开始理解了综艺节目对音乐产业的意义,如果实在不喜欢,不参加就是了。”

  没有经历过选秀和商业的浸染,这次嘻哈音乐要通过一场综艺节目开始跟大众接触,这也许是嘻哈音乐开始“破壁”的开始,只是破壁的过程中的疼痛并不能避免。

  “纯!”,这是陈伟对rapper的评价。

  纯的可爱,也纯的有些遗憾。

  选手:“喊麦的都能进,

  淘汰的我们就想要一个说法”

  Rapper吴迪是在朋友的推荐下参加的《中国有嘻哈》,当时导演找到朋友邀请他参加节目选秀,并请他介绍更多的人进来。5月3日这天,吴迪来到了大兴区的星光影视园参加海选。

  现场

  他先是和一群选手在导演组的指挥下完成了花絮录制,接着开始进入初筛环节,选手先接受导演的外场面试,据吴迪描述,当时就是大家挨个随意唱了一段阿卡贝拉或者其他,但吴迪没能进到内场上台在吴亦凡等导师面前展示才艺。

  这种情况的不止吴迪一人,据说进入内场的有700多人,但能够上台接受四位明星导师面试的为300人左右。

  另一个事情,就是饿。

  1罐八宝粥+1个玉米肠+1条小面包,这是参赛选手曝光的节目组给选手发的选手餐。

  一个耗资2亿多的节目,真差这点钱吗?

  坐在小娱对面,陈伟回想此事依旧忍不住懊恼:“我已经把相关责任人给开掉了!刚刚发脾气拍桌子就是在开人。”他联想到很多细节:“选手们等了4个小时,中间没有饭吃。我们在做后台,一个一个选手跟制作人讨论,哪些选手可以入围70强,一个一个画面地去看他们的回放。结果选手组没想着给人发吃的。”

  按照之前的安排,其实节目组需要在选手等待期间给他们发餐,而且已经联系好了餐饮供应商,只要一个电话餐就会送过来。恰恰是没有人打这个电话。

  三组明星导师

  没有上台即被淘汰,再加上饿,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引起了众多落选选手的不满。首先,他们觉得第一轮场外面试的时候,导演并非专业说唱歌手,怎能随意决定自己的入围与否;其次,他们觉得300个晋级的选手里是节目组内定的,都是一些练习生或者已经小有名气的rapper,“甚至还有喊麦的”。

  ”还有残疾人坐了二十七个小时硬座来到这里,台都没上。”诸如此类的抱怨开始在这些选手中发酵分裂。

  随之而生的还有主办方说过报销来回机票,结果全部都是自费;以及节目组发错号码牌,有些选手晋级后又被刷掉等等。

  目前,这些选手除了在微博上爆料外,还建立了自己的维权微信群,他们告诉娱乐资本论,“节目组太不尊重参赛选手了,我们就想要一个说法。”

  很多业内人士也对这档节目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一位做过音乐选秀的导演表示:“我很理解它作为新节目,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有才华的素人的心情,但安排很多人过来,连面见导师的机会都没有,肯定会急吧?何况rapper本来就比较难搞、能说会道,性格火爆。一开始应该就要想到这些风险、以及如何规避风险。”

  爱奇艺:

  “他们太纯了,只有真正real的人才会较真”

  据陈伟介绍,海选总共被分为三关卡。

  第一关当天来参赛的选手在入场的时候都经过了8组导演的面试,也进行了第一轮的表演,只有700多人获得了入场的资格;

  第二关开场前导演也跟现场的选手进行了赛制说明,只有288人能够面对制作人;

  第三关得到金链子(晋级信物)的选手会比第一轮晋级的选手多,这个规则也跟选手们进行过同步,最后是导演组和三组制作人综合各方面的因素共同讨论得出的晋级名单。

  微博上,有选手发微博质问,既然晋级人数有限,为什么还要发出100多根金链子?给人家希望再把人家刷掉,而且被刷掉的拿到金链子的选手还很有可能被剪掉。

  这么多人对赛制存疑,难道没通知到位吗?为啥有人吐槽说好的车马费被骗了?

  “你看看(微博)下面其他的人对他们的评价,好多人说人家(指节目组)讲的很清楚了。你甭管你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还是坐了2个小时的飞机,你自费来,只要你入选了,后面费用全部是由节目组接手管理。”

  对于很多来参赛者对于导演组的各种不满甚至导演是否有资格来评判,陈伟对自己培训的导演组有自信,他介绍这群人曾被部分嘻哈圈老炮儿亲自带着、经历了上百场试音会:“哪怕再是个生手也能明白基本的好坏。”

  当然,明星制作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不可能见每一个初选选手。另外如陈伟所说:“我有我的专业(所在),我知道怎么把这个节目做好,怎么样让他们被大众关注和喜欢,这是我的强项。他们只需要把音乐做好,把态度摆正,跟制作人好好地配合在一起,做他们觉得最专业的事情,就好了。”

  他主动谈起了一位圈内有名的参赛者,“以参赛选手的身份,过了我们的初选,进了我们的场地…后来要求我们的选手导演保证把他晋级到下场、分到吴亦凡制作人考评的轮次里面,然后还要保证我们让他晋级。我们就告诉他,任何一条我们都没法答应。然后他就跑了,甚至连招呼都没跟我们打。”

  自从他要做这档节目以来,他收到的各种打招呼的信息就没有断过,甚至包括他多年的好朋友,但他的回复只有一个:“我把评判的权力交给评委组。”

  当小娱问到这档真人秀有几分“真”的时候,他神色坚定:“我就想回答10分。”

  虽然遭受了众多非议,但陈伟每每谈到那些打动他的rapper时,像被点燃了一样,“我觉得这是我从没见过的一种最真的状态。那些孩子、那些rapper的状态,相当于2004年那些选秀的选手。让我真的是心里面重重被击了一下。”说到这里,陈伟忍不住用拳头砸了一下自己的心脏位置,“我根本不需要给他们洗脑,干干净净,一点没有被污染。”对于经历过十多年选秀的“老炮”而言,陈伟承认自己被震惊了。

  在陈伟看来,正因为他们是纯的,“所以他们输了要较真。如果是选秀油子他不会跟你较真的。只有这帮real的孩子们才会较真,甚至较真到要去报警。”

  通过采访,小娱猜节目组有意将“剧情式真人秀”的真实、残酷发挥到极致,这才是真人秀最好看的地方。不过,地下小众的嘻哈玩家向主流平台破壁,或多或少有一个磨合、适应期。这种摩擦几乎是意料之中,如何相互理解、建立信任,并非一蹴而就。

  一家未来有意做嘻哈选秀的制作公司告诉小娱,“通过这件事,我们也在观望和反思。无可否认,这次争议,对行业是个好事,有争议才有进步。”

  上述人士认为,越是难搞的人,导演组更应该谨慎把握。“从不专业到专业,接受过rapper老炮儿的训练,代表真正理解嘻哈歌手、嘻哈文化、嘻哈精神吗?不论如何,制作团队除了要热血,也要尊重人家的专业。”

  小众嘻哈遇上大众综艺,

  《中国有嘻哈》的商业想象

  为什么会选择嘻哈音乐?

  一开始做节目的时候,陈伟并没有勇气要做这么垂直,但是随着对嘻哈音乐的了解,他越来越有信心这个节目能成。

  要在一档网络综艺上砸两个多亿,如何说服老板?陈伟说用了五分钟,龚宇就点头了。“其实说服他的理由很简单,我跟他说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过创新的品牌,这是未来引起中国年轻人的时尚和潮流的音乐品牌。”恰好在龚宇的认知中,所有的爆款都产生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创新领域和创新品牌上。

  龚宇

  在这个两个多亿的投入中,陈伟把大部分的钱都放在了制作上。在《中国有嘻哈》中,陈伟动用了100多台摄像机,虽然是在棚内拍摄,但是他却用了户外真人秀的阵容。

  陈伟也向娱乐资本论解释了一个疑惑:“其实三组评委的费用并不是节目的大头。”吴亦凡很快就答应了,而且紧急调出了档期,至于费用,“其实吴亦凡要真心投入进来就已经是性价比很高的价格了!”

  除了节目本身,陈伟同步在酝酿《中国有嘻哈》的商业化计划。

  首先,可能会与跟专业的机构成立一个新的公司,或者与专业的公司合作,让他们来把这些选出来的优质的rapper、后期的产业,唱片音乐这块打造好。

  其次,爱奇艺可以做跟嘻哈有关的节目、剧、电影等等内容,帮这群rapper红人推资源。言下之意,选出来的人,可能会被爱奇艺收入麾下。

  另外,除了选手,节目组打算把《嘻哈》做成一个潮牌,目前饰品、鞋子、帽子等都已经设计出来了。

  “嘻哈的文化太广泛了!”陈伟称:“其实除了说唱,还有衣服、运动等等。”嘻哈这门生意要做大了简直不可限量,“我看过一个报道,称国外有关嘻哈产业的量级在千亿级别。”

  有广告商甚至跟陈伟说,别光玩嘻哈,把电音、摇滚、民谣都加进来,我立马跟进!陈伟说:“我跟他们说,no!如果我不坚持,我现在手里至少握着两个亿的广告费。”但是陈伟说,发布会结束之后,他从来没有接待过那么多的广告商,这次招商已经在进行中了,虽然不会破纪录,但是肯定是业内高水平价位的。

  有人问:“要是这次爱奇艺做砸了,对说唱圈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以后有其他公司要做(嘻哈),可能都融不到钱,中国说唱又没法在近期做大做强了。”

  事实的确如此。

  陈伟回忆,圈子老炮OG曾说过:“你们甭管爱奇艺能做多好或做得多不专业,有人肯拿出这么大的资源为这件事买单,这是中国嘻哈音乐在地下发展了十几年来,唯一的第一次遇到一笔天使投资,难道我们不该为这件事情去配合他们去帮助他们吗?”

  如果事先排斥资本化、商业化、大众化,是不会来参加这档真人秀的。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他们愿意,或许可以把海选的混乱剪辑出来,让它去代表嘻哈圈的真实生态。“就是把一切突发事件都做成真人秀那样才好看。”

  至于后续的节目,可以预想,一群功成名就的评委,与一群不如他们有名或纯草根的RAPPER的对抗和对垒,充满挑战、挑衅感。

  一音乐圈微博大V也表示:‘’导师们能不能不害怕diss,勇敢diss back,rapper们的歌词敢不敢触碰底线?直指社会议题?除了青春,热血之外还有什么?险棋和安全牌该怎么平衡?垂直领域真的能出爆款吗?一切需要等待,也需要答案。

  很多事情早在陈伟的预想之中:“冲突就冲突,吴亦凡不是说了吗?你水平高你可以怼我啊。”


 北京金航线国际商务酒店

地址:北京市首都机场四纬东路8号
电话:010-52139999
手机:15011562291(王经理)
邮编:101304
网址:www.bjsyhotel.com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0 09:04:33  【打印此页】  【关闭